阡雨

红担团苏
cp无雷主磕虹笃,大概是个杂食√
随便瞎写瞎画各种东西√

昨天的摸鱼
不务正业&不打tag不知道是谁系列
大概真的是条咸鱼了x

前几天的摸鱼ರ_ರ
心情一不好就想画画了x
非常不务正业x(自担永远都画不好就很伤心了)

【10】殊途同归 朋友们,我炸汉三又回来了!接受狗血的洗礼吧!(不是)

完结!_(:3」∠)_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炸鸡:

小小的人儿站在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下,笑着朗声呼唤道,“智君!!”

大大眼睛里散乱的印出樱花的粉色,独属于少年的清脆嗓音,还没有完全变声,依旧留着几分童稚之气。“以后我就是智君的依靠!”

两只小小的手紧握在一起,上扬的嘴角的弧度都是如此美好。“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要是就是有人敢呢?”

“那我就拦着他!”

“要是拦不住呢?”

“这个………”

“开玩笑而已。”

“刚放开的手又被灼热覆盖,耳边传来少年坚定的声音“拦不住就拼命拦!!我不会让智君有事的!”





大野智拉回自己的思绪,有些局促地把视线从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上移开。又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樱花树的树干。

樱井翔从黑暗里踱步而出,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却生生的停住了脚步。明明是想要继续往前走,想走到他面前,质问他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想看到他的脸,想听到他的声音,想把他搂进怀里,再也不放开……

大野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黑色的发丝在空气中划过一个轻巧的弧度,笑起来像月牙一般的双眼,“翔君,好久不见。”

“……”樱井翔看着樱花树下的大野智,恍惚中好像与多年前小小的身影重叠起来,封存于最深处的记忆,如洪水一般,冲破一切束缚,灌进自己的脑子。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翔君,久别重逢,不开心吗?”

大野智笑盈盈地走到樱井翔面前,双手贴上樱井翔的脸颊,踮起脚,吹掉了樱井翔头上的樱花瓣,顺带满意地用手指替樱井翔理了理头发,“翔君你还是这样,头上有花都不……”

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声音都沉寂在了这个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从最初的试探到最后的啃咬,大野智感受到搂着自己的人不住的颤抖,失控的仿佛不是那个冷静沉着的他。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走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啊,因为感觉走不掉嘛。”大野智笑了笑,牵动嘴角的伤,倒吸了一口冷气,“总是想着应该解决掉所有事情,免得糟心啊。”

所以我是个糟心的事儿了?樱井翔低头看着大野智带笑的眸子,气得笑了出来“也就是你,总是能笑着说出这种伤人的话。”

大野智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天空,“呐,翔君,樱花落下来了。”

“……”

“好不容易想抒个情,翔君怎么就不明白呢,啊,残念……”

“意义不明。”樱井翔收紧了圈着大野智的手臂,把脸埋在他的肩头,柔软的发丝在耳边轻轻划过,痒痒的。

“呐,翔君。”大野智把脸埋进樱井翔肩头,声音有些颤抖,环着樱井翔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樱井翔的衣服,“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嗯?”

“抱太紧了…你松点儿,要喘不过气了……”

“………”

大野智,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真的特能毁气氛……




在二宫和也接到大野智电话,拽上相叶雅纪坐上出租车到达樱井翔旗下的一家饭店的时候,整个人脑子里都回荡着“我有一句脏话一定要讲!不仅要讲,特么的我还要把这句话糊到你俩这对狗男男脸上!”

“nino,你没事吧……”相叶雅纪怯生生地看了看二宫和也快要吃人的眼神。缩了缩脖子。

“没事!”二宫和也朝相叶雅纪说道,“相叶氏,你带枪了吗?”

“呃…带了的……”

“很好,进去之后你就朝着那俩狗男男的头,一人一发子弹,打死了算我的!”

“………”( ̄◇ ̄;)

“你要打谁啊,nino~”

“大!野!智!!”二宫和也咆哮着就冲了上去,“md,给我收起你尾句的波浪号!”

“干嘛这么生气啊。”大野智急忙躲到了樱井翔的背后,又探出半个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冷静冷静。”

“冷静你个大头鬼!”二宫和也愤恨地死瞪着樱井翔背后的大野智,“你把我们玩成这样,现在你告诉我你和樱井翔复合了……我特么能冷静吗!你过来,我就打一下,踢一脚,不会弄死你的!”

“这种事情……”大野智耸耸肩,又朝樱井翔背后缩了缩。

“谁跟你复合了?我可没有。”樱井翔冷不丁的一句话突然冒出来,像拎小鸡一样的拎着大野智的后领把他从自己身后提出来,“nino,你随意。”

“樱井翔你很有远见!”

“翔酱,”大野智拽住樱井翔的手臂,“你都亲我了,不能始乱终弃啊……”

听到久违的亲昵的称谓,樱井翔满意的把人揽到自己怀里,然后环住大野智的腰,往饭店里走去,“nino,aiba吃饭了。”

“………tnnd,樱井翔你给我站住!”

看着前面追逐打闹的三人,相叶雅纪有些恍惚,好像什么断掉的东西又重新连接了起来。看着许久不见的,带着笑意的二宫和也,嘴角竟也不受控制的上扬。

回来了……真好…………



———————————————
有件事情我是一定要说的,高三特么不是人过的日子!!!!!
无语凝噎,涕泗横流
(我需要樱井翔的大眼睛和溜肩来治愈我QAQ)


因为平时真的没时间码字,所以就很狗血的接了这么一出
我忏悔……


圈个人@SAKURAP @阡雨

【9】殊途同归


前后文见tag

cp大乱炖,ooc严重,是联文


雷者勿入





        相叶上前一步,怕被人发现对着二宫低声吼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二宫默默的撇过头,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没有回答。

       相叶叹了一口气,仿佛要把心中的怒气压下来,望向这个已经和他认识了有小二十年的竹马,“nino,你知道什么了?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来这里?”

       二宫愣了愣,最终还是没有回答转头跑向一个巷子。

       当然相叶的长腿可不是摆设,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二宫和也,在一个拐角处他追上了,按住二宫的肩膀推到墙上,说到:“二宫和也!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又想让我回答什么?你问我想干什么?问我瞒着你什么?呵,我倒想知道问问你呢!你这些年那我当什么?你们这些年那我当什么?是累赘?是废物?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你自己最清楚吗?”二宫嘶吼道。

      相叶瞪大了眼睛,顿了顿,松下了手臂,静静的站在那,仿佛回到了以前还是那个需要二宫照顾的愣头小子。

       “果然是瞒不住你啊,”相叶向漆黑的天空望了望,“不过……我也没想着能把所有事情瞒下来……我知道对于你,二宫和也来说是不可能的,聪明如你,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察觉到……我认为你能明白的,可是……”

       二宫打断到:“可是什么?我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即使看出了一些苗头,我也抛之脑后,等着你来详细的跟我说明情况,可是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可是!我也想要保护你一次啊!nino你懂吗?从咱们认识开始,仿佛由你来守护我这份天真是理所当然的了,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如此的自私……”仿佛是相叶从内心深处徘徊了好久的声音,如今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但当我认识了ohno和sho以后我知道了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是因为你乐意,可是万一有一天你厌倦了怎么办,你厌倦了我这份傻气的天真我该怎么办?”

      “kazu!你说我该怎么办?请也让我试着来保护你吧……”最后的这一声落下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死死的拥抱住了二宫,头埋在了二宫细碎的头发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上天仿佛也被这情感所打动,连绵小雨,轻轻的打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好似要安慰这两个人一样。

       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的打落在拥抱着他的人的颈上,顺着身形流向衣服里面。被冰凉的雨水激的打了个寒颤,这时二宫才反应过来,他的竹马笨蛋到底说了什么。

       二宫缓缓地抬起了手臂,轻轻的拥住了相叶。他知道并且一直坚信他不必说出来,相叶也会明白的,这是二十年来的默契。

        但是石英表好歹也有出错走慢的时候,而就是这样的相信让他们自以为是的不和对方倾诉,就如此果断的认为对方可以完全明白自己的内心。

       他也知道相叶他是所有刚接触他的人都觉得是很天然的人,但就是这样的人在认真的和他接触后总会感觉到那种大愚若智的清澈通透。

       他总是这样看透了却怕说出来会失去,用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事态。

      是自己不好,自己本以为能洞察到这个人的所有,自以为是的认为懂他,却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懂给了他如此大的痛苦。

      二宫张了张嘴,最终却不知如何安慰这个拥抱自己的男人,只能用沙哑的嗓音轻声说道:“相叶氏,我们回家吧……”

tbc.



终于努力撸出来后续了


忘艾特人了🤣 @SAKURAP  @日常变绿的炸鸡 

趁着今天撸一个昨天娇兰的大佬sho
七夕快乐www
愉快的和yjx度过这一天(不x

殊途同归【8】

ᕕ(ᐛ)ᕗ

SAKURAP:

*黑化注意,cp大乱炖注意,雷者勿入
 
*是篇联文,前文走题目tag
 
 


        二宫和也把脑袋上鸭舌帽的帽檐压的很低,左顾右盼了一会后,进了一家不太起眼的咖啡厅。他走到角落里一个早有人在的桌前,拉开椅子坐下,并冲那人点点头。
 
        “这么久没见又突然拜托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二宫整了整帽子,却只是将帽檐抬高露出双眼,似乎没有摘去的意思。
 
        “确实有点惊讶,不过您拜托的事我很愿意帮忙。”那人皱起眉抿了一口稍有凉意的咖啡,说道,“这几年很多人来去,内部也变得鱼龙混杂,当家却一直疏于管理组内的事,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况且我对大野的那件事也很在意。”
 
        “那目前的调查情况如何?”二宫的手指摩擦着咖啡杯的杯柄,看样子很急于了解情况。
 
        “几乎所有的目击者都是夜钓的时候遇上的,行径也和普通人无异。”说到这里,男人顿了顿,也向着二宫的方向靠近,补充道,“还有人看到他身边有时会跟着另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似乎不是本地人,可能是近几年才住下的。”


        “外地来的…男人?”二宫并拢四指搓着下巴,面露疑色。难道大野智假死是为了离开这里吗?为了逃避樱井家在他身上强压了多年的责任?那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呢?
 
        “大野失踪多年,在外面结识几个人并不奇怪。但是如果把时间往前推,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件事——”
 
        “……他被樱井老家住捡回来之前,是什么身份!”二宫恍然大悟。大野智被捡回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当他是替未来家主挡枪的存在,便理所当然的将他看成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人会去对他的身世刨根问底。


        “没错。所以我们去调查了他来樱井家之前的身份。以出身来说,他确实是个普通人。”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按在桌面上推到二宫面前,“但是,他在被收做樱井家养子之前,曾是松本家的养子。”
 
        二宫有些惊讶的看了那人一眼。松本家他不陌生,毒品买卖做的风生水起,当家的也很有几把刷子,警察一直拿他们没办法。但不知道是内部出了叛徒还是进了卧底,才被警察钻了空子,将几个核心人物以及近半数的相关人士一网打尽。而那次事件使得松本家在一夜之间变的支离破碎。
 
        “虽然松本家被击垮,但是松本少爷逃过了这一劫。他聚集了残存的一些人手,靠着自己的能力重新建立了松本家。”男人指了指信封示意二宫打开,“就是这个人,叫松本润。八成是被目击到和大野一块的那个男人。”
 
        二宫抽出信封里的相片一张一张看过去。因为距离问题,五官看的不是特别清晰,但仅仅是随意的站在那,甚至只留个背影,都能感受到一股凌厉。“所以这个叫松本润的人重塑家业了以后,回来这里想把大野智带走,大野智为了配合他才假死?那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逗留几年都不离开?”
 
        “只能说明其中还有别的原因。”男人从二宫手上抽走其中一张相片,翻开背面给他看上面的字,“这是目前调查到的松本润的住址,不排除大野和他住在一起的可能性。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可以帮你调出几个人手。”
 
        “不用了。”二宫把相片收回信封,并放进口袋,“你能查到的事情,樱井翔也能查到,单独行动太久多少都会被察觉。你帮我调查了这么多已经很感谢了,接下来的事我自己做。”二宫拍了拍那人的肩,然后快速的离开了咖啡厅。
  
        既然自己能得到消息,那樱井翔也没可能什么都不知道,若想要先他一步,今晚就得动身。二宫在心里简单盘算了一下计划后,便开始绞尽脑汁思考该编什么样的理由来忽悠相叶雅纪,正巧此时,相叶的电话就进来了。
 
        二宫沉默了几秒,才按下接通键,对面确实是相叶雅纪的声音:“我今晚要留在警署加班,晚饭你就不用等我了。如果太晚了就先睡吧。”
 
        “……哦。”
 
        “晚安。”
 
        “晚安……”挂了电话后二宫听了一会对面的忙音才放下手机。虽然相叶今晚不回家省去了很多麻烦,但二宫心里却莫明别扭。或许他是真的有工作,又或许……是碍于上次的争吵。
 
        二宫抬手揉了一把脸,闷闷的自言自语:“真是乱七八糟啊……”
 
       
 
        入夜,二宫根据照片上写的地址找到了松本润的住处。房子不大,并不惹眼,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人家。正面闯进去是不可能的,二宫把照片塞进口袋,准备绕去房子后面。
 
        “nino?”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二宫的脚步顿了一下,扭头看过去,相叶正站在不远处怒视着自己。
  
  


TBC.
 
 
——————————————————————————————————————————
 
好久不见,我又是拖慢进度的那个_(:з」∠)_


然后我带了一整篇的废话回来了_(:з」∠)_
 
其实我是爱笃的,虽然我笔下的他们就没和气过……但是我真的爱他们(真诚的双眼)
 
总之润润和阿智的关系是解释完了,接下来就剩笃和山的爱恨情仇(并没有)我会为你们坚守he的♡
 


@阡雨  @日常变绿的炸鸡

殊途同归 【7】



ooc严重,雷者勿入


cp大乱炖,是联文,前后文走tag




大野智靠在沙发上露出了小时候一样的纯真的笑颜,小小的虎牙若隐若现,衬得整张脸十分可爱,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二宫坐下。

二宫和也愣愣望着大野智,但是脑子却在飞速的把这几年的一点一滴的细节串起来。

“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的事儿吗?”大野智讪笑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想继续装作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继续被那个所谓要保护你的那个蠢货蒙在鼓里吗?”

二宫听到这句话皱着眉头瞪向大野智的眼睛,这时他发现,他再也不能在着曾经充满着光芒的眼睛中找到一丝亮点。

二宫抛下脑中宛如麻线团一样捋不清的线索,缓慢的走向了大野智旁边的沙发,坐下。

“你是不是现在想问好多问题?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事到如今才来找你?找你是要说什么?”大野智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你不觉得这对你很不公平吗?所有人都知道了具体情况,只有你被蒙在鼓里。甚至连樱井翔可能都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但是如此聪明的你却被排斥在所有人之外,被相叶雅纪。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想着自己去调查一下呢?”

二宫和也皱着眉头瞪向大野智吼道:“我只是个管家的儿子!我怎么有能力去从相叶以外的地方得到消息!你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二宫的话语被大野智的狂笑打断。

大野智背过身,说到:“nino别装傻了好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曾经在樱井翔没上任的时候,在樱井家手下办事儿,聪明如你,怎么可能没有积攒自己的眼线和人脉?如今樱井翔已经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为了樱井组,我想你那些人脉不可能不愿意去帮你搜查线索。”

“这一切只不过是你不愿意而已,你不愿意相信相叶雅纪瞒了你如此之多,连当初兄弟的死活都不让你知晓。”大野智转过身望向那个眼神惊慌的二宫。

“我话就说到这儿,你该怎么办自己心里清楚。”

“你!……”

“我可不会白白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经过的。我倒要看看这场闹剧要以怎样的形式结束。”

大野智转身走到窗前对二宫挥了挥手,消失在窗口。窗帘飘起,仿佛这只是一场梦。

tbc.

@SAKURAP @chicken is not my style 

【sj】小樱树寻友记



ooc非常严重,雷者勿入!


幼儿园风


🌸🌲梗


一个普通的脑洞——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小樱树在这片土地里静悄悄的成长着。
小樱树努力的抽枝发芽,但是在漫长的岁月里,小樱树感到非常寂寞。


小樱树向他的老朋友旁边小溪里的蓝色的鱼说到:“阿智!阿智!你能不能一直在这里陪我啊?”
小鱼说到:“小樱树这么可爱我当然想陪啦,但是我必须去别的地方躲避寒潮,但是我肯定会回来看你的!”说着小鱼就游向了远方。


一年的初春,一个小兔子跑到树底下躲藏,小樱树搭话到:“兔子!你在干什么啊?来陪我聊聊天吧!”
兔子回答道“我在躲一个狐狸,不多说了,他该赶上来了先走了!不要跟他说我往哪走了啊!顺便你的花真是香。”

还没过一会儿果然一个小狐狸赶了上来,看向小樱树说到:“你看见过一只蠢兔子吗?”小樱树想起兔子说的话,虽然和兔子没聊两句但是看在他赞美自己花的份上以及自己是一颗正直的树,最后还是没有出卖他。
小狐狸索性放弃,一屁股坐下靠在小樱树身上,扯着小尖嗓喊到:“不追了不追了,那个死兔子爱上哪去上哪去!累死我了!”
小樱树小心的询问到:“你和那只兔子什么关系啊?”
小狐狸惊叹到道:“哇!我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小狐狸抬了抬眼看了看小樱树的树干,仿佛在盯着小樱树的眼睛。
虽然并没有x
“一般人都以为我俩是天敌呢!既然你看出来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我俩其实从小就认识,不过那只蠢兔子今天不知道抽什么疯,跑那么快。”
“好羡慕你们啊!我只能一个人待在这里哪也不能去,你和兔子以后能不能陪我呆在这儿啊?”
“当然不行啦,我们还得找食物呢!但是我肯定会拉着兔子经常来找你玩儿啦,我相信也祝愿你以后肯定能找到永远能陪伴你的人。”狐狸说到。
“好了,我该走了,再会喽!”

虽然虽然小樱树依旧没有找到能够一直陪伴自己的人,但还是因为小狐狸这番话而期待着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小樱树看见远远的走来一辆卡车上面扛着一颗比他略微小一点的松树。好几个人千辛万苦的终于把小松树栽在小樱树的旁边。不远不近,既不会影响两棵树的生长又离得不算远。
小松树非常的可爱,导致小樱树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都没好意思去搭话。
当然,傲娇的小松树更是不会先开口了。

春天过了,小樱树的枝条上充满芬芳气息的花渐渐凋落,让附近整片区域充满了樱花的气息。
这时,小樱树隐隐约约听见了不远处小松树轻微的喷嚏声。
小樱树一个没忍住,问到:“你还好吗?”
小松树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其实有点对花粉过敏。”
这回轮到小樱树震惊了,身为一棵树还有花粉过敏的?!
小樱树不禁问:“那你自己开花怎么办?”
“我当然不对自己的花粉过敏啦!”看来是恼羞成怒了。
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小樱树没想到小松树居然有如此可爱的反应。
“抱歉,我不知道,我以后尽量让花忘往另一侧掉。”
有了这么个开头,小樱树和小松树也渐渐的熟络起来。
在一点点的交谈过程中,小松树越来越觉得小樱树是如此的知识渊博,开始喜欢问小樱树各种问题。
而小樱树也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第一感觉果然没错小松树果然是如此的可爱,让人不忍心拒绝他。

夏天又一次的到来,炎热的夏季让人焦躁,即使是在河岸边上对的他们,也是热的树叶都没有那么精神抖擞了。
不过今年的夏天,小樱树觉得并没有那么难熬,因为有人陪在他身边,不会再寂寞了。

这一天,小鱼回来了,小樱树依旧如往年一样絮絮叨叨的向小鱼问了好多东西,不过今年除了小樱树,又添了一颗小松树,而小鱼经常被小松树问的不知道如何作答。

在这期间,狐狸和兔子赴约来找了小樱树,看见了小松树在一边,得知了情况以后,狐狸就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说:“我说过吧,你肯定能找到能一直陪伴你的人。你看这么快就来了。我没说错吧!”
小樱树没有出声,而是摇了摇枝繁叶茂的树枝,像是在点头一样。
而小狐狸也因为认识了如此可爱的小松树而万分兴奋,并且认他做了弟弟。彻彻底底变成了弟控。
没错,一个狐狸认一颗松树做了弟弟。
就是如此的魔幻。

到了冬天小松树依旧绿油油的,下了几场雪之后像戴了一顶白色的软软的帽子一样,可爱极了。
当然在小樱树的眼里,可爱度那可是又翻了好几倍。
不x
是几十倍
因为天冷,小狐狸没有出来看小松树,但是相信他一定会后悔死没看到这么可爱这么萌的一面。

小樱树现在再也不会问别人能不能陪他了,因为他已经有了小松树的陪伴,再也不会寂寞了。
而小松树也庆幸有了小樱树的陪伴,才能在这片土地安稳的快乐的扎根。

虽然他们之间永远存在距离,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能让两颗树都茁壮成长,而两颗树的联系永远不会断,反而因为存在着距离才让他们都安定的陪伴着对方。

end.

最后那块大概是我对sj的一点点看法吧ww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