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雨

红担团苏
cp无雷主磕虹笃,大概是个杂食√
随便瞎写瞎画各种东西√

殊途同归【3】

后续www

SAKURAP:

 
*黑化注意,cp大乱炖注意,雷者勿入
 
*是篇联文,前文走题目tag
   
 
       樱井翔通过手下接了一通电话,那通电话很短,虽然二宫和也被避开了,不知道通话的具体内容,却能猜的到电话的那头是谁,来电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知道樱井翔在失去大野智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出了放弃一切的选择,但无论是为了樱井翔还是为了将要和樱井翔正面对抗的相叶雅纪,二宫仍然不希望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他不会想看到你们走到这一步的。”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翔匆匆离开的背影喊道。


 
       听到这句话,樱井翔果然停下了脚步。他摘下眼镜,开始用衣角擦拭起来。


 
       “他不会这么想的,nino。”樱井翔换上了曾经亲昵的称呼,陌生的熟悉感让二宫不由想起身,却被旁人立即束缚的更加难受。“因为他已经死了。”


 
       樱井翔的话让二宫和也忽然哑口,一瞬间竟觉得是自己说了任性的话。二宫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问道:“你现在要去哪?”


 
       樱井翔重新戴上眼镜,回头看了一眼墙壁上因为曾经挂了画而留下的痕迹,说道:“港口。”


 
       就在樱井翔转身离开的时候,二宫绝望的发现,那个会笑着叫他nino的樱井翔,大概在那一刻,永远消失了。


 
      
 
       无风的夏日,在那个总是不缺垂钓者的码头,飞鸟停停走走,也惊不动垂钓者们分毫,除了那两个分外跳脱的矮小的身影。
 
 
       “小翔,快看啊!我钓到了!”戴着草帽的少年笨拙的摆弄鱼竿,奋力的想把上钩的鱼儿拉出水面。


 
       “我来了!我来帮你!”拿着渔网的小个子伸长了手臂想要替他够到那条挣扎的鱼影,可惜两个男孩技巧都过于生疏,没多久就让猎物脱了钩,转眼就销声匿迹了。


 
       樱井翔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望着天空发呆,大野智却压紧头上的草帽投入新一轮的等待。直至傍晚,两人才终于钓上了一条巴掌大的小鱼,两个男孩兴奋的高呼,却引来不远处其他垂钓者的不满。


 
       为了这种无所谓的事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两人都免不了父亲的怒斥,还被关在了阁楼里思过。樱井翔正抱怨着,大野智却从杂物里翻捡出了一块旧布和几罐已经见底的颜料。


 
       “你要做什么?”樱井翔转移了注意力,凑前去看。


 
       “今天可是我们第一次钓鱼啊,当然要纪念一下。”大野智拧开蒙了灰的罐子,用手指戳了戳里面已经结块的颜料,“可惜没有水,颜料化不开。”


 
       “有这个,”樱井翔吐了吐舌,“口水。”


 
       大野智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又压低了声音补了一句:“好脏。”


 
       互相贫了几句嘴后,两个男生还是以手为笔,用唾液沾湿颜料,在布上画出了他们今天所看到的港口。


 
       思过结束后,父亲看到两人手上脸上竟沾满了脏兮兮的颜料,再次怒骂了他们一顿,并收回了为他们准备的晚餐作为惩罚。


 
       过了几天,樱井翔偷偷溜去阁楼把画拿回来,并用相框装裱好挂在了自己书房的墙壁上。每次有不知情的人发现这幅画的时候,都会用惊讶的语气问樱井翔:“少爷,这是你画的?!”


 
       小少爷总是用鼻子哼一声,然后指着画的左下角说:“那两个人是我画的。”


 
       闻者这才松口气,有时候还能听见他们小声嘟囔一句“原来那两个色块是人啊。”


 
       樱井翔被气的直想跺脚,大野智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有时也会看着那幅画出神,再漫不经心的说道:“要是下次能出海钓鱼就好了。”


 
       后来,樱井翔不顾父亲反对离开了家去上大学,这间书房便再也没有被打开过,墙上的那幅画也再也没有被人提起过。


 
    
 
       “结果还是没能带你出海啊,阿智。”樱井翔叼着烟深吸了一口,从唇缝溢出的烟雾随着海风转瞬即逝,就像是大野智的消息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爷,人到了。”


 
       “知道了。”樱井翔把烟丢在地上踩灭,待那个人走近才转身看向他。


 
       相叶雅纪穿着普通的褐色的大衣,来不及打理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嘴唇冻的发白,看样子来的路上非常匆忙。


 
       “相叶警官,今天怎么没穿着你那身引以为豪的制服呢?”樱井翔扶了一下镜框,镜片下的双眼带着些许戏谑。


 
       相叶雅纪闻言皱着眉,手上不自觉的握成拳:“小翔……”


 
       “警察与黑道,一白一黑,殊途陌路,相叶警官还是别套近乎了。”樱井翔虽是笑着,声音却冷似一阵寒风。


 
       相叶忍着怒意长出了口气,问:“nino在哪?”


 
       “在我家。”樱井翔满不在乎的说,“四肢健全,还活着。”


 
       “那件事和他无关,你为什么非要伤害他?!”相叶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声音抖得厉害,连眼眶也憋的有些发红。


 
       “确实没有关系,但是我不是靠他找到了和那件事有关的你吗?”


 
       “nino难道不是你从小到大的朋友吗?你怎么能……”


 
       “大野智不也是你的朋友吗?!”樱井翔突然怒吼着打断相叶雅纪的话,仿佛刚才从容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他的血债,我还请你血偿。”


  
       樱井翔一挥手,身后的数十个人纷纷拿出武器走向只身一人的相叶雅纪。


 
       相叶没有退缩,反而冷笑了一声,道:“你这么聪明,难道只会把过错强塞给别人吗?”


 
       樱井翔听了微微眯眼,喝止了准备动手的手下,反问相叶:“你想说什么?”


 
       相叶雅纪向樱井翔走近了几步,说:“他可是樱井家培养出来的,未来樱井当家的左膀右臂,有这么容易会死在警察的手里吗?”


 
 
 
TBC.


 
——————————————————————————————————————————————————


 
第一次写山组我好兴奋啊!!!阿智超级可爱啊!!!山组我的初心!!我爱他们!!(来自一个开始变蓝的红担的告白)


 
黑化真的好棒啊!写的我贼爽,你们不吃一口吗?!!


 
@chicken is not my style  @阡雨

评论

热度(23)

  1. 阡雨精神病发作的灵魂画手晏清 转载了此文字
    后续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