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雨

红担团苏
cp无雷主磕虹笃,大概是个杂食√
随便瞎写瞎画各种东西√

殊途同归【6】

∠( ᐛ 」∠)_

SAKURAP:


*黑化注意,cp大乱炖注意,雷者勿入
 
*是篇联文,前文走题目tag
 
 


       稀疏的树影穿过客厅的落地窗落在二宫的背上,午后的阳光晒得后背微微发热,二宫盘着腿目不转睛的盯着着显示屏上的角色,一言不发。身后的沙发上坐着相叶雅纪,与沙发齐高的茶几上堆满了文件,相叶一份一份的看过去,手上的笔也一直没停过。


       相叶雅纪请了一天假在家陪二宫和也,但其实也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工作。为了不影响相叶,二宫关了游戏的所有音效,无论手里的手柄玩的如何风生水起,客厅里都只能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


 
       二宫悄悄看了一眼身后专心工作的相叶雅纪,忽然想起了少年时自己就常来相叶家里打游戏,有时是两人联机,有时甚至只是让相叶看着自己玩。但是再无忧无虑的少年也会成长,相叶作为家族的继承人,功课越来越繁重,二宫便自觉的不再频繁往他家跑,两人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刚从樱井翔那里得知大野智的死讯的时候,二宫不愿相信这事和相叶雅纪有直接关系,但他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任何人。于是在樱井翔和相叶雅纪之间,他选择投奔相叶雅纪,因为如果他不站在相叶雅纪这一边,就没人支持相叶雅纪了。


 
       本想作为相叶雅纪的支撑而跟随在他身边,却没想到自己竟成了威胁用的人质。二宫不傻,出警安排绝对不足以满足樱井翔的要求,但是“你到底瞒了我什么?”这种话却莫明的说不出口。
 
 
       二宫心里有些浮躁,好几次操作出现失误,最终导致通关失败。显示屏回到待机画面,二宫却迟迟不进入新的一轮游戏。


 
       二宫看了一眼窗外,一边摆弄着手柄一边假装随意的说:“今天天气不错啊。”相叶雅纪正低头写字,当他只是想说说话解闷,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声。


 
       见对方没什么起伏,二宫继续说:“和昨天晚上完全不一样呢。”相叶手中的笔顿了一下,抬眼看向二宫,显示屏开始播放游戏动画,游戏角色开始了一场新的冒险。


 
       “相叶氏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和我说的?”显示屏上的小人跳过障碍,用手里的剑利索的砍死了邪恶的怪兽。


 
       “也没有……”相叶雅纪把手上的笔按的啪啪响,心虚的挠了两下头发。虽然二宫是背对着相叶玩游戏,但相叶总觉得二宫脑后也有一双眼睛,仿佛能看穿谎言一样紧盯着自己。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用。”二宫突然话锋一转,手上不自觉的加大了按压手柄的力度,游戏里的小人不断的释放技能,像是在发泄一样。


 
       听到这样一句话,相叶只觉得头疼。两人相处了这么多年,二宫是知道相叶绝不可能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他这么说了,也就说明这其实是二宫对自己的想法。


 
       “nino你别说这种话好吗?”相叶揉着眉心,心里有些郁闷。


 
       “我还在樱井家的时候,也不过是个管家的儿子,无权无势。”二宫不理会相叶,继续说着明知道会惹人不快的话。手上也加快了操作的速度,技能一个接一个的释放,直到法力耗尽,“我现在离开了樱井家,连个管家的儿子都不是,完全就是个累赘吧。”


 
       “nino!”相叶提高了音量,想要阻止二宫自贬的言语。二宫放下了手柄,转过身直视着相叶的眼睛。


 
       “而且这个累赘还害你不得不和对手做出妥协。”


 
       相叶用力握紧了手中的笔,脸色难看的不行,二宫几乎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怒气。


 
       “所以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瞒着你对吗?”相叶放下笔,并把文件推到一边,神情严肃的迎上二宫的视线。


 
       “你说的没错,以你现在的身份确实什么忙都帮不上。那你这番话是想谴责我不应该不把事实告诉你然后让你穷担心吗?”相叶的语速很快,短暂的低吼过后,便是一片寂静。二宫垂下视线,咽了口唾沫没有说话。身后的显示屏上,游戏角色因为失去了操作者的指导,败的惨烈,此时正弯着腰,低下头,露出了很伤心的表情,眼角还有蓝色的泪珠掉落下来。


 
       相叶知道自己说了过分的话,但却不知道如何挽回,甚至连身子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只能僵直的坐着。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几乎要凝固的空气,相叶按下接通键简短的说了几句话,留下一句“抱歉,有工作。我晚些回来吃晚饭”便离开了。二宫看着桌上凌乱的文件沉默了一会,才起身替相叶整理资料来转移注意力。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都不是会把“我想保护你”挂在嘴边的人,他们只会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努力。二宫没有可靠的家族背景,相叶不会编巧妙的谎言,因此有些事情总会事与愿违,双方都无法完美的成为对方的支撑。
 
 
       收拾到一半,门铃突然响了。想着大概是相叶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二宫急急忙忙跑去开门。一边转动把手一边思考该如何化解刚才争吵后的尴尬,二宫却在门外看到了另一张令人熟悉到害怕的脸。


 
       “嗨,老朋友!”大野智站在门外笑着对二宫和也挥挥手,“要不要请我进去坐坐呀?”


 
       “见鬼!”经过思考,二宫和也用最快的速度关上门,却被大野智眼疾手快的拦住了。二宫的力量比不上大野智,最终还是被迫开了门。


 
       “几年没见了,这样也太没礼貌了。”大野智推开二宫,自顾自走进房,在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然后拍了拍身旁的软垫对二宫说, “过来坐呀,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真是……见鬼。”二宫和也难以置信的看着大野智悠然自得的样子,算是知道了相叶雅纪到底在瞒他什么事情。


 
 
 
 
 
TBC.


 
——————————————————————————————————————————————————


 
刚说着炸鸡是个be写手,他就爆手速撸了个小甜饼,我看着手里吵架的竹马瑟瑟发抖。不带这么玩的啊!!Ծ‸Ծ我也想写小甜饼啊!!我也想写大家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啪啪啪啪(并没有)啊!!


 
最近这俩gn的手速让我很害怕,感觉咱们辛辛苦苦屯的稿子都在我这消耗掉了(紧张的打开视频开始看起来(你)
 
 
 
@阡雨  @chicken is not my style
 

评论(10)

热度(23)

  1. 阡雨精神病发作的灵魂画手晏清 转载了此文字
    ∠( ᐛ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