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雨

红担团苏
cp无雷主磕虹笃,大概是个杂食√
随便瞎写瞎画各种东西√

💙❤️💚💛💜
少年已成为优秀的大人
他们的眼神也从少年的慒懂变为三十代男人独有的坚定
他们已相伴了19年,在马上将迈入20周年之际,他们的话语之间也只流露出对于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成员的感谢以及对粉丝支持的感激,但在这20多年他们的付出与汗水谁有能知晓呢?他们可能在很久以后他们才会当一个爆料风轻云淡的讲出来,也绝不回去抱怨。作为饭,我们正是被他们一步步从少年走到现在的努力以及人格魅力所吸引,被他们的坚韧不拔所感动。
我相信这之后的每一年,他们也一定会携手走下去,给每一个关注喜爱他们的人,在他们相伴的未来中,带来如下午的阳光一般温暖而又能让人坚强努力走下去的每一天💖

好久没摸鱼了😂
终于有时间来一发涉谷女孩了!
感觉吸吸涉谷girl我还能再撑一礼拜TAT

「unfold」💙
「unfinished」❤️
「unformatted」💚
「unknown」💛
「unlimited」💜 ​​​
satoshi!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昨天的摸鱼
不务正业&不打tag不知道是谁系列
大概真的是条咸鱼了x

【10】殊途同归 朋友们,我炸汉三又回来了!接受狗血的洗礼吧!(不是)

完结!_(:3」∠)_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炸鸡:

小小的人儿站在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下,笑着朗声呼唤道,“智君!!”

大大眼睛里散乱的印出樱花的粉色,独属于少年的清脆嗓音,还没有完全变声,依旧留着几分童稚之气。“以后我就是智君的依靠!”

两只小小的手紧握在一起,上扬的嘴角的弧度都是如此美好。“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要是就是有人敢呢?”

“那我就拦着他!”

“要是拦不住呢?”

“这个………”

“开玩笑而已。”

“刚放开的手又被灼热覆盖,耳边传来少年坚定的声音“拦不住就拼命拦!!我不会让智君有事的!”





大野智拉回自己的思绪,有些局促地把视线从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上移开。又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樱花树的树干。

樱井翔从黑暗里踱步而出,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却生生的停住了脚步。明明是想要继续往前走,想走到他面前,质问他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想看到他的脸,想听到他的声音,想把他搂进怀里,再也不放开……

大野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黑色的发丝在空气中划过一个轻巧的弧度,笑起来像月牙一般的双眼,“翔君,好久不见。”

“……”樱井翔看着樱花树下的大野智,恍惚中好像与多年前小小的身影重叠起来,封存于最深处的记忆,如洪水一般,冲破一切束缚,灌进自己的脑子。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翔君,久别重逢,不开心吗?”

大野智笑盈盈地走到樱井翔面前,双手贴上樱井翔的脸颊,踮起脚,吹掉了樱井翔头上的樱花瓣,顺带满意地用手指替樱井翔理了理头发,“翔君你还是这样,头上有花都不……”

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声音都沉寂在了这个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从最初的试探到最后的啃咬,大野智感受到搂着自己的人不住的颤抖,失控的仿佛不是那个冷静沉着的他。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走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啊,因为感觉走不掉嘛。”大野智笑了笑,牵动嘴角的伤,倒吸了一口冷气,“总是想着应该解决掉所有事情,免得糟心啊。”

所以我是个糟心的事儿了?樱井翔低头看着大野智带笑的眸子,气得笑了出来“也就是你,总是能笑着说出这种伤人的话。”

大野智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天空,“呐,翔君,樱花落下来了。”

“……”

“好不容易想抒个情,翔君怎么就不明白呢,啊,残念……”

“意义不明。”樱井翔收紧了圈着大野智的手臂,把脸埋在他的肩头,柔软的发丝在耳边轻轻划过,痒痒的。

“呐,翔君。”大野智把脸埋进樱井翔肩头,声音有些颤抖,环着樱井翔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樱井翔的衣服,“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嗯?”

“抱太紧了…你松点儿,要喘不过气了……”

“………”

大野智,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真的特能毁气氛……




在二宫和也接到大野智电话,拽上相叶雅纪坐上出租车到达樱井翔旗下的一家饭店的时候,整个人脑子里都回荡着“我有一句脏话一定要讲!不仅要讲,特么的我还要把这句话糊到你俩这对狗男男脸上!”

“nino,你没事吧……”相叶雅纪怯生生地看了看二宫和也快要吃人的眼神。缩了缩脖子。

“没事!”二宫和也朝相叶雅纪说道,“相叶氏,你带枪了吗?”

“呃…带了的……”

“很好,进去之后你就朝着那俩狗男男的头,一人一发子弹,打死了算我的!”

“………”( ̄◇ ̄;)

“你要打谁啊,nino~”

“大!野!智!!”二宫和也咆哮着就冲了上去,“md,给我收起你尾句的波浪号!”

“干嘛这么生气啊。”大野智急忙躲到了樱井翔的背后,又探出半个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冷静冷静。”

“冷静你个大头鬼!”二宫和也愤恨地死瞪着樱井翔背后的大野智,“你把我们玩成这样,现在你告诉我你和樱井翔复合了……我特么能冷静吗!你过来,我就打一下,踢一脚,不会弄死你的!”

“这种事情……”大野智耸耸肩,又朝樱井翔背后缩了缩。

“谁跟你复合了?我可没有。”樱井翔冷不丁的一句话突然冒出来,像拎小鸡一样的拎着大野智的后领把他从自己身后提出来,“nino,你随意。”

“樱井翔你很有远见!”

“翔酱,”大野智拽住樱井翔的手臂,“你都亲我了,不能始乱终弃啊……”

听到久违的亲昵的称谓,樱井翔满意的把人揽到自己怀里,然后环住大野智的腰,往饭店里走去,“nino,aiba吃饭了。”

“………tnnd,樱井翔你给我站住!”

看着前面追逐打闹的三人,相叶雅纪有些恍惚,好像什么断掉的东西又重新连接了起来。看着许久不见的,带着笑意的二宫和也,嘴角竟也不受控制的上扬。

回来了……真好…………



———————————————
有件事情我是一定要说的,高三特么不是人过的日子!!!!!
无语凝噎,涕泗横流
(我需要樱井翔的大眼睛和溜肩来治愈我QAQ)


因为平时真的没时间码字,所以就很狗血的接了这么一出
我忏悔……


圈个人@SAKURAP @阡雨

【9】殊途同归


前后文见tag

cp大乱炖,ooc严重,是联文


雷者勿入





        相叶上前一步,怕被人发现对着二宫低声吼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二宫默默的撇过头,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没有回答。

       相叶叹了一口气,仿佛要把心中的怒气压下来,望向这个已经和他认识了有小二十年的竹马,“nino,你知道什么了?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来这里?”

       二宫愣了愣,最终还是没有回答转头跑向一个巷子。

       当然相叶的长腿可不是摆设,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二宫和也,在一个拐角处他追上了,按住二宫的肩膀推到墙上,说到:“二宫和也!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又想让我回答什么?你问我想干什么?问我瞒着你什么?呵,我倒想知道问问你呢!你这些年那我当什么?你们这些年那我当什么?是累赘?是废物?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你自己最清楚吗?”二宫嘶吼道。

      相叶瞪大了眼睛,顿了顿,松下了手臂,静静的站在那,仿佛回到了以前还是那个需要二宫照顾的愣头小子。

       “果然是瞒不住你啊,”相叶向漆黑的天空望了望,“不过……我也没想着能把所有事情瞒下来……我知道对于你,二宫和也来说是不可能的,聪明如你,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察觉到……我认为你能明白的,可是……”

       二宫打断到:“可是什么?我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即使看出了一些苗头,我也抛之脑后,等着你来详细的跟我说明情况,可是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可是!我也想要保护你一次啊!nino你懂吗?从咱们认识开始,仿佛由你来守护我这份天真是理所当然的了,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如此的自私……”仿佛是相叶从内心深处徘徊了好久的声音,如今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但当我认识了ohno和sho以后我知道了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是因为你乐意,可是万一有一天你厌倦了怎么办,你厌倦了我这份傻气的天真我该怎么办?”

      “kazu!你说我该怎么办?请也让我试着来保护你吧……”最后的这一声落下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死死的拥抱住了二宫,头埋在了二宫细碎的头发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上天仿佛也被这情感所打动,连绵小雨,轻轻的打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好似要安慰这两个人一样。

       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的打落在拥抱着他的人的颈上,顺着身形流向衣服里面。被冰凉的雨水激的打了个寒颤,这时二宫才反应过来,他的竹马笨蛋到底说了什么。

       二宫缓缓地抬起了手臂,轻轻的拥住了相叶。他知道并且一直坚信他不必说出来,相叶也会明白的,这是二十年来的默契。

        但是石英表好歹也有出错走慢的时候,而就是这样的相信让他们自以为是的不和对方倾诉,就如此果断的认为对方可以完全明白自己的内心。

       他也知道相叶他是所有刚接触他的人都觉得是很天然的人,但就是这样的人在认真的和他接触后总会感觉到那种大愚若智的清澈通透。

       他总是这样看透了却怕说出来会失去,用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事态。

      是自己不好,自己本以为能洞察到这个人的所有,自以为是的认为懂他,却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懂给了他如此大的痛苦。

      二宫张了张嘴,最终却不知如何安慰这个拥抱自己的男人,只能用沙哑的嗓音轻声说道:“相叶氏,我们回家吧……”

tbc.



终于努力撸出来后续了


忘艾特人了🤣 @SAKURAP  @日常变绿的炸鸡 

趁着今天撸一个昨天娇兰的大佬sho
七夕快乐www
愉快的和yjx度过这一天(不x

殊途同归 【7】



ooc严重,雷者勿入


cp大乱炖,是联文,前后文走tag




大野智靠在沙发上露出了小时候一样的纯真的笑颜,小小的虎牙若隐若现,衬得整张脸十分可爱,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二宫坐下。

二宫和也愣愣望着大野智,但是脑子却在飞速的把这几年的一点一滴的细节串起来。

“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的事儿吗?”大野智讪笑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想继续装作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继续被那个所谓要保护你的那个蠢货蒙在鼓里吗?”

二宫听到这句话皱着眉头瞪向大野智的眼睛,这时他发现,他再也不能在着曾经充满着光芒的眼睛中找到一丝亮点。

二宫抛下脑中宛如麻线团一样捋不清的线索,缓慢的走向了大野智旁边的沙发,坐下。

“你是不是现在想问好多问题?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事到如今才来找你?找你是要说什么?”大野智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你不觉得这对你很不公平吗?所有人都知道了具体情况,只有你被蒙在鼓里。甚至连樱井翔可能都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但是如此聪明的你却被排斥在所有人之外,被相叶雅纪。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想着自己去调查一下呢?”

二宫和也皱着眉头瞪向大野智吼道:“我只是个管家的儿子!我怎么有能力去从相叶以外的地方得到消息!你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二宫的话语被大野智的狂笑打断。

大野智背过身,说到:“nino别装傻了好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曾经在樱井翔没上任的时候,在樱井家手下办事儿,聪明如你,怎么可能没有积攒自己的眼线和人脉?如今樱井翔已经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为了樱井组,我想你那些人脉不可能不愿意去帮你搜查线索。”

“这一切只不过是你不愿意而已,你不愿意相信相叶雅纪瞒了你如此之多,连当初兄弟的死活都不让你知晓。”大野智转过身望向那个眼神惊慌的二宫。

“我话就说到这儿,你该怎么办自己心里清楚。”

“你!……”

“我可不会白白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经过的。我倒要看看这场闹剧要以怎样的形式结束。”

大野智转身走到窗前对二宫挥了挥手,消失在窗口。窗帘飘起,仿佛这只是一场梦。

tbc.

@SAKURAP @chicken is not my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