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雨

红担团苏
cp无雷主磕虹笃,大概是个杂食√
随便瞎写瞎画各种东西√

【10】殊途同归 朋友们,我炸汉三又回来了!接受狗血的洗礼吧!(不是)

完结!_(:3」∠)_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炸鸡:

小小的人儿站在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下,笑着朗声呼唤道,“智君!!”

大大眼睛里散乱的印出樱花的粉色,独属于少年的清脆嗓音,还没有完全变声,依旧留着几分童稚之气。“以后我就是智君的依靠!”

两只小小的手紧握在一起,上扬的嘴角的弧度都是如此美好。“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要是就是有人敢呢?”

“那我就拦着他!”

“要是拦不住呢?”

“这个………”

“开玩笑而已。”

“刚放开的手又被灼热覆盖,耳边传来少年坚定的声音“拦不住就拼命拦!!我不会让智君有事的!”





大野智拉回自己的思绪,有些局促地把视线从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上移开。又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樱花树的树干。

樱井翔从黑暗里踱步而出,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却生生的停住了脚步。明明是想要继续往前走,想走到他面前,质问他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想看到他的脸,想听到他的声音,想把他搂进怀里,再也不放开……

大野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黑色的发丝在空气中划过一个轻巧的弧度,笑起来像月牙一般的双眼,“翔君,好久不见。”

“……”樱井翔看着樱花树下的大野智,恍惚中好像与多年前小小的身影重叠起来,封存于最深处的记忆,如洪水一般,冲破一切束缚,灌进自己的脑子。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翔君,久别重逢,不开心吗?”

大野智笑盈盈地走到樱井翔面前,双手贴上樱井翔的脸颊,踮起脚,吹掉了樱井翔头上的樱花瓣,顺带满意地用手指替樱井翔理了理头发,“翔君你还是这样,头上有花都不……”

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声音都沉寂在了这个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从最初的试探到最后的啃咬,大野智感受到搂着自己的人不住的颤抖,失控的仿佛不是那个冷静沉着的他。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走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啊,因为感觉走不掉嘛。”大野智笑了笑,牵动嘴角的伤,倒吸了一口冷气,“总是想着应该解决掉所有事情,免得糟心啊。”

所以我是个糟心的事儿了?樱井翔低头看着大野智带笑的眸子,气得笑了出来“也就是你,总是能笑着说出这种伤人的话。”

大野智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天空,“呐,翔君,樱花落下来了。”

“……”

“好不容易想抒个情,翔君怎么就不明白呢,啊,残念……”

“意义不明。”樱井翔收紧了圈着大野智的手臂,把脸埋在他的肩头,柔软的发丝在耳边轻轻划过,痒痒的。

“呐,翔君。”大野智把脸埋进樱井翔肩头,声音有些颤抖,环着樱井翔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樱井翔的衣服,“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嗯?”

“抱太紧了…你松点儿,要喘不过气了……”

“………”

大野智,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真的特能毁气氛……




在二宫和也接到大野智电话,拽上相叶雅纪坐上出租车到达樱井翔旗下的一家饭店的时候,整个人脑子里都回荡着“我有一句脏话一定要讲!不仅要讲,特么的我还要把这句话糊到你俩这对狗男男脸上!”

“nino,你没事吧……”相叶雅纪怯生生地看了看二宫和也快要吃人的眼神。缩了缩脖子。

“没事!”二宫和也朝相叶雅纪说道,“相叶氏,你带枪了吗?”

“呃…带了的……”

“很好,进去之后你就朝着那俩狗男男的头,一人一发子弹,打死了算我的!”

“………”( ̄◇ ̄;)

“你要打谁啊,nino~”

“大!野!智!!”二宫和也咆哮着就冲了上去,“md,给我收起你尾句的波浪号!”

“干嘛这么生气啊。”大野智急忙躲到了樱井翔的背后,又探出半个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冷静冷静。”

“冷静你个大头鬼!”二宫和也愤恨地死瞪着樱井翔背后的大野智,“你把我们玩成这样,现在你告诉我你和樱井翔复合了……我特么能冷静吗!你过来,我就打一下,踢一脚,不会弄死你的!”

“这种事情……”大野智耸耸肩,又朝樱井翔背后缩了缩。

“谁跟你复合了?我可没有。”樱井翔冷不丁的一句话突然冒出来,像拎小鸡一样的拎着大野智的后领把他从自己身后提出来,“nino,你随意。”

“樱井翔你很有远见!”

“翔酱,”大野智拽住樱井翔的手臂,“你都亲我了,不能始乱终弃啊……”

听到久违的亲昵的称谓,樱井翔满意的把人揽到自己怀里,然后环住大野智的腰,往饭店里走去,“nino,aiba吃饭了。”

“………tnnd,樱井翔你给我站住!”

看着前面追逐打闹的三人,相叶雅纪有些恍惚,好像什么断掉的东西又重新连接了起来。看着许久不见的,带着笑意的二宫和也,嘴角竟也不受控制的上扬。

回来了……真好…………



———————————————
有件事情我是一定要说的,高三特么不是人过的日子!!!!!
无语凝噎,涕泗横流
(我需要樱井翔的大眼睛和溜肩来治愈我QAQ)


因为平时真的没时间码字,所以就很狗血的接了这么一出
我忏悔……


圈个人@SAKURAP @阡雨

【9】殊途同归


前后文见tag

cp大乱炖,ooc严重,是联文


雷者勿入





        相叶上前一步,怕被人发现对着二宫低声吼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二宫默默的撇过头,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没有回答。

       相叶叹了一口气,仿佛要把心中的怒气压下来,望向这个已经和他认识了有小二十年的竹马,“nino,你知道什么了?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来这里?”

       二宫愣了愣,最终还是没有回答转头跑向一个巷子。

       当然相叶的长腿可不是摆设,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二宫和也,在一个拐角处他追上了,按住二宫的肩膀推到墙上,说到:“二宫和也!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又想让我回答什么?你问我想干什么?问我瞒着你什么?呵,我倒想知道问问你呢!你这些年那我当什么?你们这些年那我当什么?是累赘?是废物?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你自己最清楚吗?”二宫嘶吼道。

      相叶瞪大了眼睛,顿了顿,松下了手臂,静静的站在那,仿佛回到了以前还是那个需要二宫照顾的愣头小子。

       “果然是瞒不住你啊,”相叶向漆黑的天空望了望,“不过……我也没想着能把所有事情瞒下来……我知道对于你,二宫和也来说是不可能的,聪明如你,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察觉到……我认为你能明白的,可是……”

       二宫打断到:“可是什么?我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即使看出了一些苗头,我也抛之脑后,等着你来详细的跟我说明情况,可是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可是!我也想要保护你一次啊!nino你懂吗?从咱们认识开始,仿佛由你来守护我这份天真是理所当然的了,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如此的自私……”仿佛是相叶从内心深处徘徊了好久的声音,如今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但当我认识了ohno和sho以后我知道了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是因为你乐意,可是万一有一天你厌倦了怎么办,你厌倦了我这份傻气的天真我该怎么办?”

      “kazu!你说我该怎么办?请也让我试着来保护你吧……”最后的这一声落下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死死的拥抱住了二宫,头埋在了二宫细碎的头发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上天仿佛也被这情感所打动,连绵小雨,轻轻的打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好似要安慰这两个人一样。

       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的打落在拥抱着他的人的颈上,顺着身形流向衣服里面。被冰凉的雨水激的打了个寒颤,这时二宫才反应过来,他的竹马笨蛋到底说了什么。

       二宫缓缓地抬起了手臂,轻轻的拥住了相叶。他知道并且一直坚信他不必说出来,相叶也会明白的,这是二十年来的默契。

        但是石英表好歹也有出错走慢的时候,而就是这样的相信让他们自以为是的不和对方倾诉,就如此果断的认为对方可以完全明白自己的内心。

       他也知道相叶他是所有刚接触他的人都觉得是很天然的人,但就是这样的人在认真的和他接触后总会感觉到那种大愚若智的清澈通透。

       他总是这样看透了却怕说出来会失去,用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事态。

      是自己不好,自己本以为能洞察到这个人的所有,自以为是的认为懂他,却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懂给了他如此大的痛苦。

      二宫张了张嘴,最终却不知如何安慰这个拥抱自己的男人,只能用沙哑的嗓音轻声说道:“相叶氏,我们回家吧……”

tbc.



终于努力撸出来后续了


忘艾特人了🤣 @SAKURAP  @日常变绿的炸鸡 

殊途同归【8】

ᕕ(ᐛ)ᕗ

SAKURAP:

*黑化注意,cp大乱炖注意,雷者勿入
 
*是篇联文,前文走题目tag
 
 


        二宫和也把脑袋上鸭舌帽的帽檐压的很低,左顾右盼了一会后,进了一家不太起眼的咖啡厅。他走到角落里一个早有人在的桌前,拉开椅子坐下,并冲那人点点头。
 
        “这么久没见又突然拜托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二宫整了整帽子,却只是将帽檐抬高露出双眼,似乎没有摘去的意思。
 
        “确实有点惊讶,不过您拜托的事我很愿意帮忙。”那人皱起眉抿了一口稍有凉意的咖啡,说道,“这几年很多人来去,内部也变得鱼龙混杂,当家却一直疏于管理组内的事,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况且我对大野的那件事也很在意。”
 
        “那目前的调查情况如何?”二宫的手指摩擦着咖啡杯的杯柄,看样子很急于了解情况。
 
        “几乎所有的目击者都是夜钓的时候遇上的,行径也和普通人无异。”说到这里,男人顿了顿,也向着二宫的方向靠近,补充道,“还有人看到他身边有时会跟着另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似乎不是本地人,可能是近几年才住下的。”


        “外地来的…男人?”二宫并拢四指搓着下巴,面露疑色。难道大野智假死是为了离开这里吗?为了逃避樱井家在他身上强压了多年的责任?那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呢?
 
        “大野失踪多年,在外面结识几个人并不奇怪。但是如果把时间往前推,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件事——”
 
        “……他被樱井老家住捡回来之前,是什么身份!”二宫恍然大悟。大野智被捡回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当他是替未来家主挡枪的存在,便理所当然的将他看成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人会去对他的身世刨根问底。


        “没错。所以我们去调查了他来樱井家之前的身份。以出身来说,他确实是个普通人。”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按在桌面上推到二宫面前,“但是,他在被收做樱井家养子之前,曾是松本家的养子。”
 
        二宫有些惊讶的看了那人一眼。松本家他不陌生,毒品买卖做的风生水起,当家的也很有几把刷子,警察一直拿他们没办法。但不知道是内部出了叛徒还是进了卧底,才被警察钻了空子,将几个核心人物以及近半数的相关人士一网打尽。而那次事件使得松本家在一夜之间变的支离破碎。
 
        “虽然松本家被击垮,但是松本少爷逃过了这一劫。他聚集了残存的一些人手,靠着自己的能力重新建立了松本家。”男人指了指信封示意二宫打开,“就是这个人,叫松本润。八成是被目击到和大野一块的那个男人。”
 
        二宫抽出信封里的相片一张一张看过去。因为距离问题,五官看的不是特别清晰,但仅仅是随意的站在那,甚至只留个背影,都能感受到一股凌厉。“所以这个叫松本润的人重塑家业了以后,回来这里想把大野智带走,大野智为了配合他才假死?那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逗留几年都不离开?”
 
        “只能说明其中还有别的原因。”男人从二宫手上抽走其中一张相片,翻开背面给他看上面的字,“这是目前调查到的松本润的住址,不排除大野和他住在一起的可能性。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可以帮你调出几个人手。”
 
        “不用了。”二宫把相片收回信封,并放进口袋,“你能查到的事情,樱井翔也能查到,单独行动太久多少都会被察觉。你帮我调查了这么多已经很感谢了,接下来的事我自己做。”二宫拍了拍那人的肩,然后快速的离开了咖啡厅。
  
        既然自己能得到消息,那樱井翔也没可能什么都不知道,若想要先他一步,今晚就得动身。二宫在心里简单盘算了一下计划后,便开始绞尽脑汁思考该编什么样的理由来忽悠相叶雅纪,正巧此时,相叶的电话就进来了。
 
        二宫沉默了几秒,才按下接通键,对面确实是相叶雅纪的声音:“我今晚要留在警署加班,晚饭你就不用等我了。如果太晚了就先睡吧。”
 
        “……哦。”
 
        “晚安。”
 
        “晚安……”挂了电话后二宫听了一会对面的忙音才放下手机。虽然相叶今晚不回家省去了很多麻烦,但二宫心里却莫明别扭。或许他是真的有工作,又或许……是碍于上次的争吵。
 
        二宫抬手揉了一把脸,闷闷的自言自语:“真是乱七八糟啊……”
 
       
 
        入夜,二宫根据照片上写的地址找到了松本润的住处。房子不大,并不惹眼,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人家。正面闯进去是不可能的,二宫把照片塞进口袋,准备绕去房子后面。
 
        “nino?”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二宫的脚步顿了一下,扭头看过去,相叶正站在不远处怒视着自己。
  
  


TBC.
 
 
——————————————————————————————————————————
 
好久不见,我又是拖慢进度的那个_(:з」∠)_


然后我带了一整篇的废话回来了_(:з」∠)_
 
其实我是爱笃的,虽然我笔下的他们就没和气过……但是我真的爱他们(真诚的双眼)
 
总之润润和阿智的关系是解释完了,接下来就剩笃和山的爱恨情仇(并没有)我会为你们坚守he的♡
 


@阡雨  @日常变绿的炸鸡

殊途同归【6】

∠( ᐛ 」∠)_

SAKURAP:


*黑化注意,cp大乱炖注意,雷者勿入
 
*是篇联文,前文走题目tag
 
 


       稀疏的树影穿过客厅的落地窗落在二宫的背上,午后的阳光晒得后背微微发热,二宫盘着腿目不转睛的盯着着显示屏上的角色,一言不发。身后的沙发上坐着相叶雅纪,与沙发齐高的茶几上堆满了文件,相叶一份一份的看过去,手上的笔也一直没停过。


       相叶雅纪请了一天假在家陪二宫和也,但其实也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工作。为了不影响相叶,二宫关了游戏的所有音效,无论手里的手柄玩的如何风生水起,客厅里都只能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


 
       二宫悄悄看了一眼身后专心工作的相叶雅纪,忽然想起了少年时自己就常来相叶家里打游戏,有时是两人联机,有时甚至只是让相叶看着自己玩。但是再无忧无虑的少年也会成长,相叶作为家族的继承人,功课越来越繁重,二宫便自觉的不再频繁往他家跑,两人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刚从樱井翔那里得知大野智的死讯的时候,二宫不愿相信这事和相叶雅纪有直接关系,但他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任何人。于是在樱井翔和相叶雅纪之间,他选择投奔相叶雅纪,因为如果他不站在相叶雅纪这一边,就没人支持相叶雅纪了。


 
       本想作为相叶雅纪的支撑而跟随在他身边,却没想到自己竟成了威胁用的人质。二宫不傻,出警安排绝对不足以满足樱井翔的要求,但是“你到底瞒了我什么?”这种话却莫明的说不出口。
 
 
       二宫心里有些浮躁,好几次操作出现失误,最终导致通关失败。显示屏回到待机画面,二宫却迟迟不进入新的一轮游戏。


 
       二宫看了一眼窗外,一边摆弄着手柄一边假装随意的说:“今天天气不错啊。”相叶雅纪正低头写字,当他只是想说说话解闷,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声。


 
       见对方没什么起伏,二宫继续说:“和昨天晚上完全不一样呢。”相叶手中的笔顿了一下,抬眼看向二宫,显示屏开始播放游戏动画,游戏角色开始了一场新的冒险。


 
       “相叶氏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和我说的?”显示屏上的小人跳过障碍,用手里的剑利索的砍死了邪恶的怪兽。


 
       “也没有……”相叶雅纪把手上的笔按的啪啪响,心虚的挠了两下头发。虽然二宫是背对着相叶玩游戏,但相叶总觉得二宫脑后也有一双眼睛,仿佛能看穿谎言一样紧盯着自己。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用。”二宫突然话锋一转,手上不自觉的加大了按压手柄的力度,游戏里的小人不断的释放技能,像是在发泄一样。


 
       听到这样一句话,相叶只觉得头疼。两人相处了这么多年,二宫是知道相叶绝不可能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他这么说了,也就说明这其实是二宫对自己的想法。


 
       “nino你别说这种话好吗?”相叶揉着眉心,心里有些郁闷。


 
       “我还在樱井家的时候,也不过是个管家的儿子,无权无势。”二宫不理会相叶,继续说着明知道会惹人不快的话。手上也加快了操作的速度,技能一个接一个的释放,直到法力耗尽,“我现在离开了樱井家,连个管家的儿子都不是,完全就是个累赘吧。”


 
       “nino!”相叶提高了音量,想要阻止二宫自贬的言语。二宫放下了手柄,转过身直视着相叶的眼睛。


 
       “而且这个累赘还害你不得不和对手做出妥协。”


 
       相叶用力握紧了手中的笔,脸色难看的不行,二宫几乎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怒气。


 
       “所以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瞒着你对吗?”相叶放下笔,并把文件推到一边,神情严肃的迎上二宫的视线。


 
       “你说的没错,以你现在的身份确实什么忙都帮不上。那你这番话是想谴责我不应该不把事实告诉你然后让你穷担心吗?”相叶的语速很快,短暂的低吼过后,便是一片寂静。二宫垂下视线,咽了口唾沫没有说话。身后的显示屏上,游戏角色因为失去了操作者的指导,败的惨烈,此时正弯着腰,低下头,露出了很伤心的表情,眼角还有蓝色的泪珠掉落下来。


 
       相叶知道自己说了过分的话,但却不知道如何挽回,甚至连身子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只能僵直的坐着。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几乎要凝固的空气,相叶按下接通键简短的说了几句话,留下一句“抱歉,有工作。我晚些回来吃晚饭”便离开了。二宫看着桌上凌乱的文件沉默了一会,才起身替相叶整理资料来转移注意力。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都不是会把“我想保护你”挂在嘴边的人,他们只会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努力。二宫没有可靠的家族背景,相叶不会编巧妙的谎言,因此有些事情总会事与愿违,双方都无法完美的成为对方的支撑。
 
 
       收拾到一半,门铃突然响了。想着大概是相叶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二宫急急忙忙跑去开门。一边转动把手一边思考该如何化解刚才争吵后的尴尬,二宫却在门外看到了另一张令人熟悉到害怕的脸。


 
       “嗨,老朋友!”大野智站在门外笑着对二宫和也挥挥手,“要不要请我进去坐坐呀?”


 
       “见鬼!”经过思考,二宫和也用最快的速度关上门,却被大野智眼疾手快的拦住了。二宫的力量比不上大野智,最终还是被迫开了门。


 
       “几年没见了,这样也太没礼貌了。”大野智推开二宫,自顾自走进房,在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然后拍了拍身旁的软垫对二宫说, “过来坐呀,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真是……见鬼。”二宫和也难以置信的看着大野智悠然自得的样子,算是知道了相叶雅纪到底在瞒他什么事情。


 
 
 
 
 
TBC.


 
——————————————————————————————————————————————————


 
刚说着炸鸡是个be写手,他就爆手速撸了个小甜饼,我看着手里吵架的竹马瑟瑟发抖。不带这么玩的啊!!Ծ‸Ծ我也想写小甜饼啊!!我也想写大家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啪啪啪啪(并没有)啊!!


 
最近这俩gn的手速让我很害怕,感觉咱们辛辛苦苦屯的稿子都在我这消耗掉了(紧张的打开视频开始看起来(你)
 
 
 
@阡雨  @chicken is not my style
 

殊途同归【4】你看我笃,多甜!你看我山,要开始甜了!【捂着良心】

_(:3」∠)_

chicken is not my style:

高糖,不虐!【你信吗?】
前后文走tag~
  圈人 @阡雨  @SAKURAP
  
  
    大海。一轮黄色的明月照耀海面。闪烁着粼粼碎银般的波光。潮汐在月亮的牵引下,重复着起起落落的轨迹。
    不断汹涌着上前,在岩石上拍打出浪花,又缓缓倒退,留下一片冲刷之后起伏不定的沙滩。
    樱井翔看着翻滚着的浪花,心剧烈跳动,几近从胸腔跃出。
    疼痛难忍。
    “他可是樱井家培养出来的,未来樱井当家的左臂右膀,有这么容易会死在警察的手里吗?” 相叶雅纪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
    “会那么容易死吗…你……”樱井翔勾起唇角,看向远处的一片汪洋。
    “玩了那么久,是时候回家了,ohno君……”
    海面上的月光不规律地抖动着。周围寂然的山峦黑影,像是沉睡的野兽。
   


    樱井翔按灭香烟,竖起风衣领子,走出港口。与一个夜钓的人擦肩而过。
    像是被无形的力牵引,樱井翔忽的转过头,抓住那人的肩膀,想唤那个已经尘封多年却依旧牵肠挂肚的名字。“阿……”
    “这位先生,”那人拍掉樱井翔的手,转过头。一张漂亮的浓颜,却不是他。冷淡的语气,“你做什么?”
    “抱歉……”樱井翔收回手,按住自己的额头,或许是懊恼自己的糊涂。低着头快步走出了港口。
    “……”松本润看向屋子后面探出半个身子的人,有些无奈地说道,“这算什么?”
    “谁知道呢?”上扬的尾音彰显了这人并不坏的心情。
    “还去夜钓吗?”松本润扬了扬手中的鱼食和鱼竿,朝那人偏偏头。
    “去啊,”那人从黑暗中走出,皮肤被晒得黝黑,干燥,像是一只烤熟的面包。轻微向下撇的眼角,乖巧的不成样子。像年糕一样软糯的声线。“为什么不去?”
    松本润回头看了看樱井翔离开的位置,眸子沉了沉。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点点头,“走吧。”
  
  
    车门被打开。白光和喧哗一个劲的涌入。
    二宫和也用手挡了挡眼睛,只听到人向自己奔跑来的急促的脚步声。随即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鼻尖全是好闻的青草味道。
    “相叶氏,我冷……”一开口,竟是自己也没有料想到的无助和颤抖。
    “我们回家,nino,我们回家。”相叶雅纪握紧二宫和也的手,拉着他往前走。
    炽热的温度从手心直直的传送到心脏,二宫和也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只觉得眼泪似乎控制不住的往上涌。
    “nino……翔君他真的变了。”
    “嗯。”相叶雅纪的话把二宫和也的思维拉回来,他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手从相叶雅纪的手里抽出来。哈了一口气,揣进了自己冰冷的口袋。然后迎上相叶雅纪的眼睛。“我知道。”
    相叶雅纪一愣,停下脚步,回过头笑着说,“也对,毕竟你们那么熟悉。”
    “嗯……”二宫和也低头看着两人重叠在一起的影子,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却又立刻恢复常态。“你用什么东西换了我?”
    “就一些事情……”相叶雅纪挠挠自己凌乱的头发,似乎察觉到二宫和也凌厉的目光,语气瞬间弱了下来“很小很小的事情……真的…………”
    “嗯?”
    相叶雅纪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就把我们警方下次出警的排班说了……也就当让樱井翔他毫无顾忌的去交易一次…………”
    二宫和也点点头,踮起脚抬手把相叶雅纪向上翘的头发狠狠地按平,“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端了樱井家?”
    “不知道……”
    “算了……”二宫和也抬脚往前走去,瘦削的身体在风中显得单薄而又无助。
    相叶雅纪看着二宫和也的背影,思绪飘回了几十分钟前的海港。
 
 
    “相叶雅纪我告诉你,血债血偿,你不行,”充血的眼睛,眯起的双眼,还有在眼镜面上反射出来的寒光,“就换二宫和也。”
    “樱井翔,”相叶雅纪揪上樱井翔的衬衣领子,看着他黝黑的眼睛“你动我可以,别动他。你要是碰他一根汗毛,我保证,大野智会再死一次,这次死了,可就回不来了。”
    “……”樱井翔看着浑身充满暴戾的气息的相叶雅纪,微笑着把自己歪了的眼镜扶正,“相叶警官,我可以告你暴力执法的。”
   


    相叶雅纪握紧拳头,看着前面单薄的身影,快步跟上了去。
    nino啊,我是个笨蛋,但是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就是保护你
    刀山火海
 
  
   
  
相叶雅纪:我是mc雅纪,一首刀山火海送给大家!
【并不】
我打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个画面……我对不起他
因为我的词穷又黑了他一次,我觉得我很愧疚。真的。
所以我打算撸个笃的番外,高糖不虐的那种!【捂着良心】
要看吗?有人要看嘛?


再顺便借着这篇文,我真的想吐槽堂本光一!
【这二者有联系吗?】【并没有。】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堂本光一你个计划通!主动提“惩罚”您还真是很可以的,装的一脸好无辜!
我只想说……emmmm…………这种事情我虽然嫌弃你,但是还是看的很开心的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发现我比起另外两个妹子,真的……话唠属性没得治…………所以我和樱井主播绝配!【不要脸】